“女版巴菲特”,凯瑟琳·伍德何以在华尔街脱颖而出?

乘风人物 2021-04-04 11:14:01 100阅读

每次牛市都会有明星基金经理崛起,近期在美股财经圈最热门的经理是人称“女版巴菲特”、“投资女皇”的——凯瑟琳·伍德(Cathie Wood)。

“离经叛道”的凯瑟琳

凯瑟琳.伍德并不是一个新人,在自立门户创办ARK基金前,她在投资行业已经摸爬滚打了30多年。

1981年,凯瑟琳以最优异的成绩从南加州大学获得了经济学和金融学的学士学位,在此之前,她已经在Capital Group担任了3年的助理经济学家。

1980年,凯瑟琳移居纽约,成为了投顾公司Jennison Associates的首席经济学家。当时凯瑟琳仅仅25岁,正值她初担大任之际,美国经济也正经历一番风起云涌的巨变。

20世纪80年代初的美国正处于高度滞胀的深渊,生产下降和失业率猛增的同时,物价不但没有下跌反而普遍大幅上涨,出现了高通胀、高失业和低经济增长并存的罕见局面。

美国通胀在1980年升至高点

当时,相比亨利·考夫曼、弗里德曼等一批美国最具权威性的经济学家认为的通货膨胀已经成为常态。凯瑟琳坚信,利率和通货膨胀已经见顶。

Jennison的联合创始人Spiros Segalas与凯瑟琳亦师亦友,那段时间,他经常邀请这些学界知名人士来公司分享他们的预测,又出于或训练、或考验、或交流的目的,让凯瑟琳站在“反方”,跟他们一对一辩上一辩。

目睹了许多场辩论之后,Segalas对凯瑟琳做出这样的评价:一位有着不可思议坚定信念的女士。她是目前为止最犀利的一个。

凯瑟琳后来说,正是那段日子真正塑造了她自行其是、挑战权威的能力,让她深刻意识到,要时刻警惕那些所谓的“共识”,它们看似不容辩驳,却往往有可商榷的空间——而那些有违“共识”的行为,反而可能有巨大的潜力。

事实最终证明,凯瑟琳的判断十分准确,1980年里根政府上台后,通胀和利率得到了不错的控制,从高峰一路下跌。利率下行为之前深受冲击的科技公司带来了更多成长空间,凯瑟琳本来就热爱天文学和工程学,她很快决定得坐上这班车。

于是1985年,她在Jennison从宏观转向股票研究,1990年又兼任该公司的投资组合经理,始终聚焦科技股领域。

年轻时的凯瑟琳(图源:Jesus Calling)

在科技股熙熙攘攘的人潮中,她又一次特立独行,寻找那些过于超前,超前到人们还没引起重视、还来不及一拥而上的领域。凯瑟琳认为,这很可能也是创新诞生的地方。

有时候,凯瑟琳甚至会听凭直觉。比如投资路透社(Reuters)时,人们普遍很难理解这种“出版数据库”的商业模式,但她认为这种模式非常创新。她后来回忆说:“当时只是觉得它在干件大事,现在我们知道了,这正是当今互联网概念的缩影。”

就这样,凯瑟琳在Jennison一待就是18年。她在股票研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也在其独特的选股门道上越走越精。而这种“肆意妄为”的投资风格,一直被凯瑟琳保留到了今天。

1998年,凯瑟琳离开Jennison后,先是在对冲基金Tupelo Capital做了3年的有限合伙人,2001年正式加入联博(AllianceBernstein),担任基金经理,负责管理基金达5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

2002年,43岁的凯瑟琳升任投资总监,完成了从投研到投资的角色转换,明确了把投资作为终身职业方向的同时,也确立了研究和操作主题股票型基金为主的投资方向。在联博,她一做又是12年。

期间,凯瑟琳经历了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裂、2008年金融危机,这让她萌生了摆脱传统基金投资分析框架的想法。

一个念头逐渐被深耕在凯瑟琳心里——指数投资的成功属于过去,要变革原有的投资方式,投资的真正使命是要走向上帝所指引的未来,是要替上帝分配资本。

2014年,凯瑟琳58岁了,到了即将退休的年纪。然而,一路走来四平八稳的她在这个时候却做出了出乎所有人意外的举动,她着手建立属于自己的初创公司。

2014年10月21日,凯瑟琳在纽交所主席台上亮相

凯瑟琳认为,想要真正践行一套自己的标准和投资理念,那就只有自立门户。于是,ARK的时代开始了。

凯瑟琳的封神之路

ARK由“主动、研究、知识”(Active Research Knowledge)三个单词的首字母构成,同时也指向了《出埃及记》中装有《摩西十诫》的约柜(Ark of the Covenant)。

ARK从最开始就是为了绕开传统资管的条条框框而生的,凯瑟琳对科技创新有几乎宗教般的信仰,她希望把资金专门配置到变革性科技进步领域。

ARK很快和传统资管划清了界限,凯瑟琳表示,“我们真正要做的是鼓励新的创造,上帝的新创造。我们要将资本配置到它能发挥最高效益的、最有用的地方——那些有望改变世界、改善世界的变革性技术之上。而他们,那些其他的基金业者,只是把钱投向过去,那是最安全的路径。”

凯瑟琳不喜欢投资指数型基金,她认为标普500中的一篮子公司所处行业已经被大多数人所认可的,这就意味着它对于目前仍然不成熟,但可能代表了未来的新兴技术视而不见。

“传统基金对科技股的分析思维落后,对价值投资理念的死守,必将错过改变世界的高成长型公司。”按照指数基金的逻辑,凯瑟琳看好的5个新技术是:DNA测序、能源储存、机器人、人工智能和区块链可能并不会得到投资,然而ARK在这五个方面都投入了大量资金。

成立以来,ARK将投资瞄准那些初绽头角的颠覆性技术,大力投资不少传统基金嗤之以鼻的新兴企业,这与后者怕波动、稳收益的投资策略截然不同。

不过,ARK成立最初的两年,因为缺乏知名度,没人愿意投资,盈利甚微,凯瑟琳拿出自己的积蓄给员工发工资,同时不得不出售公司股份来维持运营。在最艰难的时候, 她始终认为一切会顺利,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百般游说下,终于有两家金融平台同意发行凯瑟琳的ARK基金。

很快,形势好转。2015年,比特币最高价仅496美元,最近酝酿着推加密货币产品的摩根大通在当年信誓旦旦地宣称“交易虚拟货币是浪费时间”。

但凯瑟琳认为比特币将在数字货币中成为类似于美元的储备货币,于是ARK不仅成了当时为数不多招聘数字货币分析师的基金,还推出了首只比特币ETF——ARK Web x.0 ETF。

2015年,凯瑟琳以250美元/枚买入的比特币,两年后升值到接近2万美元的历史高位,她一战成名。

到2017年,随着Netflix, Salesforce, Illumina, Square, Athenahealth等科技公司股价上涨,ARK逐渐走上正轨,避免了最初的生存危机。

凯瑟琳的第二场大胜是重仓特斯拉。

早在方舟基金成立之初,凯瑟琳就在分析师都不看好电动车的情况下,连续买入特斯拉的股票。2016年到2018年,特斯拉每一次暴跌,凯瑟琳都大举买入。

凯瑟琳认为,特斯拉就是那样一个“位于多个行业的交汇处”的企业,集机器人、人工智能、能源储存于一身,传统的汽车分析师“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时,很多分析师对凯瑟琳说:“通用公司也能造电动车,凭啥你给特斯拉这么高的估值?”凯瑟琳表示,这怎么能一样呢?通用属于传统工业,特斯拉是科技公司,主战场是软件。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模型。

凯瑟琳对谈马斯克

2018年,特斯拉股价在340美元左右徘徊,马斯克在社交媒体表示考虑将以420美元每股的价格把特斯拉私有化。两周后,凯瑟琳发了一封公开信反对私有化,信中她认为特斯拉到2023年年中有望触及4000美元,以420美元的价格私有化绝对血亏。

结果特斯拉比她的大胆预测还要超前,那封公开信至今,特斯拉已经发布了Model3,股价从320美元一度飙升至4500美元(按1比5的拆股比例调整,即股票分拆后的900美元)。马斯克后来也表示,这封公开信影响了他和董事会最终的决定。

特斯拉的成功为凯瑟琳带来了丰厚的回报,ARK旗下有三只基金的特斯拉持仓都排名首位,比例皆在10%左右。

2020年,ARK旗下7只ETF产品中,有5只平均回报率超过140%,主要投资基因编辑与医疗保健的ARKG更是拔得头,收益率高达185%,由此她也获得了“女版巴菲特”的美名。

2020年收益率前十的ETF中,ARK的产品占了三个

在近日的最新报告中,ARK又预测特斯拉的股价在2025年将达到每股3000美元,再次远超市场上所有分析师给出的预测。

根据ARK 2021年投资报告,除了比特币和电动车,如今凯瑟琳又将目光驻足到深度学习、新一代基因测序、数据中心再创造等等多个新兴领域,一如既往不吝对这些象征颠覆性创新的词汇付诸无限热情。

凯瑟琳的投资之道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资本市场的盈亏同源也体现在了最近的ARK身上。

伴随着月初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的上涨,科技股的估值承压首当其冲,三月ARK的旗舰产品都曾创下2021低点,最高回撤近30%,一度回吐了2021全部利润。

随之而来的,则是对于ARK极致成长风格能否持续的巨大质疑。凯瑟琳在一场线上直播中表示,我们以5年为维度评价投资,目前损失的,5年内会加倍偿还。

凯瑟琳因为2020年耀眼的业绩也被人称为“女版巴菲特”,这种称呼应该是从盈利能力而非投资风格出发的,因为从投资风格上来看,持股集中于未盈利的成长股的凯瑟琳,可以说是完全站在以巴菲特为代表的价值投资的另一面。

众所周知,巴菲特的投资逻辑是非常明确的就是投资全部是实业股票,而且是长期持有长期投资,像苹果这样的创新公司,直到乔布斯已经过世,苹果已经变到了一个全面的互联网公司,不再有新的玩法之后,巴菲特才进行投资。

但是凯瑟琳的逻辑却完全不同,她投资的是最新具有开放性的科技类股票,然后就将这些具有颠覆性创新能力的公司集中在一起,成为自己的投资组合,这样的投资玩法可以说和巴菲特是完全不同。

凯瑟琳表示,ARK专注于长期颠覆式创新、专有的开放研究生态系统以及主动积极地管理,这使我们在其他产品中独树一帜。我们相信这些公司将在未来5至10年内带来长期增长。

据英国《金融时报》,ARK认为,DNA测序、机器人技术、能源储存、人工智能和区块链这五大科技创新将颠覆全球经济。其中涵盖14种技术,包括基因疗法、3D打印、云计算、大数据分析和加密货币等。

凯瑟琳指出,重要的是,这些技术跨越了各个经济领域,给短期、孤立和高度专业化的研究工作带来问题。根据他们的经验,大多数银行和基金管理公司的研究部门都是以这种方式构建的,这造成了效率低下,有待充分利用,因为“融合”创造了新的世界秩序。

从ARK的投资团队来看,凯瑟琳的雇员和传统基金也完全不同,总共30多名员工,很少有华尔街背景或MBA学位的,大多数都是不同行业的专业人士——癌症科学家、人工智能分析师、游戏工程师,甚至船长。他们不懂移动平均线,不懂动量指标,有些甚至连彭博终端都不会用。

凯瑟琳不在乎这些,她看中的就是不同背景、不同领域的专业性。她认为,一个分析师要拥有科技从业经验才能够理解科技如何运作,并具有足够的创造力。毕竟,如果让研究丰田的分析师去研究特斯拉,他没办法找到任何一个买点;让研究沃尔玛的分析师去研究亚马逊,最终的结果是亚马逊永远高估,但投资者也永远踏空。

例如,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汽车、铁路和航空可能会屈服于机器人、储能和人工智能的融合。这些力量结合后,将使运输成本结构崩溃。此外,传统的医疗服务也可能让位于下一代DNA测序、人工智能和基因疗法的融合。

与此同时,在传统金融服务领域,由于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I)、社交平台和区块链技术的出现,主导当今金融生态系统的中间商面临着“去中介化”,这些技术将促进商业和消费者市场的融合。

凯瑟琳表示,从广义上讲,面临脱媒风险的板块占标普500指数成分股的一半以上。她写道,虽然现在基数较小,但由于成本降低和生产率提高,大多数创新平台正在进入大幅成长的轨道。

凯瑟琳指出,尽管无风险利率可能会保持在低位,但由于颠覆性创新重塑秩序,企业之间的债务成本差额或将急剧扩大。不积极投资五大科技创新的企业将会成为输家,逐渐被淘汰。

2021年3月30号,ARK推出了一个听名字就很科幻的产品:太空ETF。

这支全称为太空探索与创新ETF(ARK Space Exploration & Innovation ETF)的基金主要跟踪美国和全球与“上天”有关的企业,其中不仅包括波音、空客、维珍银河,也包括台积电、英伟达、霍尼韦尔等。

市场分析指出,该基金的推出时间点正值大批私人太空企业准备上市。在过去的6个月中,有7家太空企业宣布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上市交易计划。据美国银行估计,到2030年商业太空市场将达到1.4万亿美元。

太空ETF上市以来市场表现

太空ETF是凯瑟琳推出的第8支基金,此前7个中,除了2个指数产品,其他5个主动ETF全部聚焦于自动化、云计算、生物科技、金融科技等创新领域。

凯瑟琳表示,当看到我们的某个创新平台因人们不了解所发生情况而受到“不良对待”时,我们往往会在投资组合中加大其权重。

其实与其说凯瑟琳在进行股票投资,不如说她是进行科技浪潮投资。科学技术已经成为这个时代最核心的生产力,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凯瑟琳把未来的科技浪潮作为其投资的标的,那么她无疑将会获得科技股附赠的红利。

版权声明:
作者:乘风
链接:https://www.yuntou8.com/p/11b4445f8c0151
来源:人物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