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创业之父:当下,人们是怎么赚钱的?

硅谷创业之父保罗·格拉汉姆(Paul Graham)是知名孵化器Y Combinator的创始人,融程序员、风险投资家、博客与技术作家等多种身份于一身。他时不时会在个人博客上发表文章,并且总能用非常简单朴实的文字讲清楚非常复杂的道理。最近他通过比较1982年与2020年的福布斯富豪榜,分析了排名榜首的美国富人的变化情况,并从更久远的历史视野审视,得出创业致富才是历史常态的结论。原文发表在其个人博客上,标题是:How People Get Rich Now


划重点:

1982年,最常见的财富来源是遗产继承

2020年,最常见的财富来源是创业与投资

科技公司的兴起代表着一种质的改变

也许50年后,当科技元素融入到所有企业时,科技公司就不会成为单独的门类了

从历史长河来看,创业致富才是常态

我们应该预期创始人的数量和财富都会增长,因为每过十年创办初创企业会变得越来越容易

自1982年以来,《福布斯》杂志每年都会公布最有钱的美国人榜单。如果把1982年排名榜首的100个有钱人跟2020年的100个最富有的人进行比较的话,我们会发现其中的一些巨大的差异。


1982年,最常见的财富来源是遗产继承。在100位最有钱的人当中,有60位是从先辈那里继承下来的。光杜邦就有十位继承人上榜。到2020年,继承人的数量已经减少了一半,排名榜首的100人当中只有27人是靠继承致富的。


为什么继承人的占比下降了?不是因为遗产税的增加。实际上,在这段时间内美国的遗产税已经显著下降。继承人比例下降的原因不是因为继承财富的人减少了,而是因为继承财富的人增加了。


那新的财富又是怎么被创造出来的?成立公司的大约占了3/4,而投资则大约占1/4。2020年的新上榜的73人当中,有56人是拿到股权的创始人或早期雇员(其中52人为创始人,2人为早期雇员,还有2人是创始人的妻子),还另有17人是因为管理着投资基金。


1982年的时候,美国前100名最有钱的人当中没有一名基金经理。1982年那时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公司才刚刚成立,所以他们的创始人创造的财富还不足以让他们跻身百人榜单。但后来又两件事情发生了变化:一是基金经理们发现了创造高回报的新办法,二是更多的投资者愿意信任他们,给他们投钱。[1]


但是,现在新富豪的主要来源是创办公司,而且如果你研究一下数据,也会看到发生了巨大变化。现在,创业致富赚到的钱要比1982年的时候更多了,因为现在的公司做的事情不一样了。


1982年的时候,新的财富有两个主要来源:石油和房地产。1982年的新上榜的40名富豪当中,至少有24人主要是靠做石油或房地产。但现在只有做这两行的只有几个人:在2020年新上榜的73人当中,只有4个人是做房地产的,做石油的只有2个人。


而到了2020年,新财富的最大来源是有时候被称为是“科技”公司的那些。在这73名新上榜的符号当中,约有30人来自这类公司。而且在这帮有钱人当中的有钱人里面更是常见。在2020年排名前10名的富豪当中,有8人都是做这一行的。


可以说,把“科技”当中一类来看有点误导人。难道亚马逊不是零售商?特斯拉不是汽车制造商吗?既是,也不是。也许在50年后,当我们所谓的科技被视为理所当然时,把这两类业务归为同一类就会被看作是不正确了。但是至少在目前,它们肯定有一些让自己与众不同的共同点。什么样的零售商会搞出AWS来?又有哪家汽车制造商是由同时拥有火箭公司的人经营的?


财富百强排行榜背后的高科技公司也形成了一个差异化集团,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都是风险资本家很愿意投资的公司,而其他的大多数都不是。这是有原因的:这些公司大多数都是靠拥有更好的技术而取胜的公司,而不仅仅是有一位受到做生意取得并且也擅长做生意的CEO。


就这一点而言,科技公司的兴起代表着一种质的改变。1982年那时候,福布斯400强企业当中石油和房地产大亨并不是靠推出更好的技术来获胜的。他们是受到做生意的驱动,也是靠擅长做生意制胜。[2]实际上,这种致富方式太古老了,以至于早在工业革命之前就已经存在了。16、17世纪的时候,靠(名义上)服务欧洲王室致富的侍臣们往往也很有做生意的动力,而且也都很擅长做生意。


那些看法不比基尼系数更深入一点的人,当他们回想起1982年时会把当年看作是美好的旧时光,因为那些有钱人似乎没那么有钱。但是,如果你再深入一点去研究一下他们的致富方式的话,就会发现过去的日子其实没那么好。1982年的时候,最有钱的100个人当中有84%都是通过继承,开采自然资源或做房地产交易而致富的。这真的比全球最有钱的人是通过创办高科技公司致富的世界更美好吗?


为什么大家现在创办的新公司要比以前多得多,为什么他们又能从中赚这么多的钱呢?说来也怪,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你问得不对。我们不应该问为什么大家在创办公司,而应该问为什么他们又开始创办公司了。[3]


1892年,《纽约先驱论坛报》汇编了一份美国所有百万富翁的名单。他们一共找到了4047位。那时候,有多少人的财富是靠继承来的?只有大约20%——这个比例要低于今天。当你去调查新财富的来历时,1892年那时候会更像今天。休·洛克夫(Hugh Rockoff)发现,“许多最富有的人……取得的初步优势都是来自于大规模生产的新技术。” [4]


所以说,反常的不是2020年,而是1982年。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在1982年的做创业公司的人当中只有这么少人致富了。答案是,即便是在《先驱论坛报》的那份清单编制的过程当中,并购浪潮仍在席卷美国经济。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像JP Morgan这样的金融家把数千家规模比较小的公司合并成了几百家经济规模可观的巨型公司。就像迈克尔·林德(Michael Lind)所写那样,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经济的主要部门要么组织成了政府支持的联合企业,要么被少数寡头垄断的公司所主导。” [5]


1960年的时候,今天创办了初创企业的人大多数都会去其中的一家公司工作。1890年和2020年的时候你可以成立自己的公司来致富,但在1960年,这并不是一个切实可行的选择。你没法突破寡头垄断,在市场站稳脚跟。所以,1960年的时候想要追求金钱和地位,走的路线不是开办自己的公司,而是到一家现有的公司沿着企业晋升阶梯向上爬。[6]


让每个人都成为公司雇员可以减少经济的不平等(以及由此产生的其他各种派生情况),但是如果你眼中的正常模式是20世纪中叶的话,那在这方面你发现一个非常令人误解的模式。事实证明,摩根大通的那种经济只是阶段性的现象,从1970年代开始,它就开始崩溃了。


为什么会崩溃?部分是因为老化了。1930年在规模和效率方面堪称典范的大公司,到了1970年时已经变得懈怠臃肿。到1970年时,各种各样的人为了把自己跟市场力量隔离开来,经济的僵化结构导致到处都是安乐窝。在卡特执政期间,美国联邦政府意识到这种情况有些不对劲,并开始了他们所谓的“放松管制”之旅,撤销了扶持寡头上位的政策。


但是让摩根大通经济崩溃的不只是内部的衰败。也有来自外部的压力,以新技术的形式出现,尤其是微电子方面。去想象这其中发生了什么的最好办法,是想象有一个池塘上面被薄薄的一层冰覆盖着。一开始,从底部突破到冰面的唯一方法是绕着边缘突破。但是随着冰层的减弱,你就可以开始在中间打孔了。


池塘的边缘是纯技术:那些自述为从事电子或软件业务的公司。1990年你用“初创企业(startup)”这个词的时候,那就是你的意思。但是现在,初创公司正迅速来到冰面的中间去钻孔,开始取代类似零售商、电视网络和汽车公司之类的老牌企业。[7]


但是,尽管摩根大通经济的崩溃从技术意义上来说是创造了一个新世界,但从社会意义上来说这只是回归到正常。如果时间只是回溯到20世纪中叶的话,似乎大家通过创办自己的公司致富的现象是最近才出现的现象。但是,如果你再往回看看的话,你就会意识到这其实是默认情况。所以,我们应该预期将来更多是这种情况。的确,我们应该预期创始人的数量和财富都会增长,因为每过十年创办初创企业会变得越来越容易。


创办一家初创企业会变得越来越容易的部分原因是社会化。社会正在(重新)同化这个概念。如果你现在开始创业,那么你的父母将不会像上一代人那样崩溃,而且有关如何创业的知识也会比过去传播得广泛多了。但是现在创业变得更容易的主要原因是创业的成本更低了。技术同时推动了开发产品与获取客户的成本的下降。


开办初创企业成本的下降反过来也改变了创始人与投资者之间的力量均衡态势。回到当年,当创办初创企业意味着要建立一家工厂时,你想这么做首先需要获得投资者的许可。但是现在,投资者对创始人的需要已经超过了创始人对投资者的需要,再加上可利用的风投资本的增加,这些已经推高了估值。[8]


因此,创办初创公司成本的下降从两方面增加了富人的数量:这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人去创业,而那些创业的人可以用更好的terms去融资。


但是,还有第三个因素在发挥作用:这些公司本身也变得更有价值了,因为新成立的公司的增长速度超过了以往。技术不仅让做东西和分发东西变得更便宜了,而且速度也变得更快了。


这种趋势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IBM在1896年就成立了,但用了45年的时间才创造出十亿美元(按2020年的面额)的收入。惠普公司成立于1939年,达到十亿美元收入用了25年。微软公司成立于1975年,用了13年。而现在,发展得快的公司的标准一般是7到8年。[9]


快速增长对创始人手头股票的价值产生了双重影响。公司的价值要取决于公司的收入和增长率。因此,如果公司发展得更快的话,那么你不仅可以更快地拿得到十亿美元的收入,而且当公司达到这一点时,它也会比公司如果增长没那么快时变得更有价值。


这就是为什么创始人有时候年纪轻轻就变得那么有钱的原因所在。创办一家初创企业的初期成本低,意味着创始人年轻的时候就可以开始创业,而当今公司的高速发展意味着,如果穿也成功的话,那么几年后他们可能会变得非常富有。


现在,创办公司并把公司做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容易了。这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人开始创业,而那些的确从投资者那里拿到了更好的terms的人,而由此做出来的公司也变得更值钱了。一旦你了解了这些机制是怎么运作的,并且了解到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初创企业其实是受到压制的,那你就不必求助于在里根领导下这个国家采取的这个模糊的右转弯,来解释为什么美国的基尼系数在不断增加了。当然,基尼系数的确在增加。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创办出更有价值的公司,基尼系数怎么可能不增加呢?


注:


[1] 1978年,在美国劳工部做出了一项监管改变,允许退休金对投资机构进行投资之后,投资机构开始迅速发展,但这种增长的影响还没有在1982年的百大富豪榜中得到体现。


[2]乔治·米切尔(George Mitchell)值得一提。尽管他也受到做生意的驱动而且也擅长做生意,但他也是第一个弄清楚如何用压裂法从页岩中开采天然气的人。


[3]当我说人们在创办更多的公司时,我指的是那种要发展到很大的公司。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新公司的总体数量其实是有所减少的。但是绝大多数的公司都属于小型零售商和服务企业。因此,有关新企业数量减少的统计数据意味着开鞋店和理发店的数量减少了。


有时大家看到标签贴着“startup(初创企业)”的图表显示趋势在下降是会感到困惑,因为“startup”这个词有两种含义:(1)公司的成立,和(2)发展壮大的速度很快的特定类型的公司。相关的统计数据表示的是(1)的那种意义的故事,而不是(2)那种意义的初创企业。


[4] 《镀金时代的巨大财富》, Rockoff, Hugh ,NBER工作文件14555,2008年。


[5]《应许之地:一部美国经济史》,迈克尔·林德(Michael Li nd),哈珀·柯林斯(HarperCollins)出版社,2012年。


20世纪中叶的高税率也可能阻碍了大家去创办自己的公司。开公司是有风险的,而当风险得不到回报时,人们就会转而选择安全。


但这不仅仅只是因果关系。20世纪中叶的寡头和高税率是浑然一体的。较低的税收不仅是创业者精神的因,而且也是它的果:20世纪中叶靠房地产和石油勘探致富的那些人,他们通过游说而掌握了巨大的税收漏洞,从而让他们的实际税率大大降低,如果靠开发新技术而发展出大公司变得更加普遍的话,大概那些人也会通过游说来挖掘出自己的漏洞。


[6]为什么在20世纪中叶很多人往往靠石油勘探或房地产致富?这就是原因所在。这两大板块不太容易受并购的影响。


[7]纯技术公司曾经被称为“高科技”初创企业。但是现在,初创企业已经可以到冰面的中央去打洞了,我们不需要单独给边缘取个名字,“高科技”这个词听起来都已经有点复古的味道了。


[8]更高的估值意味着要么少卖点股票就能得到一定数量的钱,要么卖给定数量的股票能拿到更多的钱。典型的初创企业这两种做法都会做一点。显然,如果你持有更多的股票的话,最终会变得更富裕,但是如果你融资更多的话,你最终也应该会变得更富裕,因为(a)这应该会让公司变得更成功,以及(b)你应该能够在下一轮融资之前支撑更长的时间,甚至都不需要新一轮融资。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所有这些都不是必然。实际上有很多钱都从他们手上溜走了。


初创企业当下进行的巨额融资似乎跟创业成本变低的说法相矛盾。但其实并不矛盾。融资最多的初创企业是自己选择要这么做的,是为了能够发展得更快些,而不是因为他们需要钱才能生存。你越不需要钱,别人就越想塞给你钱。


你可能会认为,在劳动者跟资本斗争了将近两个世纪之后,极左的人会为劳动者这边终于占上风而感到高兴。但是他们似乎没有一个人是高兴的。你几乎可以听到他们说“不,不,不是那样的”。


[9] IBM是在1911年由三家公司合并而成的,其中最重要的是Herman Hollerith的Tabulation Machine Company,成立于1896年。1941年,其收入为6000万美元。


1964年,惠普的收入为1.25亿美元。


1988年,微软的收入为5.9亿美元。


译者:boxi。


来源:36氪

版权声明:
作者:旧梦乱人心
链接:https://www.yuntou8.com/p/1f8248451ece6f
来源:创业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3564445277@qq.com)处理。】
【警告:本站禁止发布一切有关虚拟货币的信息!】

THE END